央视曝光“女大学生”白天陪玩晚上陪睡(图)

柚子联盟2022-01-02兼职287

CCTV截图

CCTV截图

近年来,互联网上出现了许多声称专门从事陪护服务的网站。他们看似提供高端的一对一旅游陪护服务,但记者调查后发现,在“陪护”这个好听的名字下,其实隐藏着交易。

伴游”白天陪玩,晚上睡觉

只要在网上搜索“伴游”这个词,就会出现“世界伴游”、“中国伴游”、“伴游”等网站。记者进入网站发现,里面有很多女孩的图片和介绍,很多都是挑逗性的。

标注的服务价格可以是一天几万甚至一万元。根据信息中的联系方式,记者拨打了一名押运员的电话,对方称,“原因是白天玩贵,晚上睡觉。”

记者核实后发现,可联系到的伴游大部分都声称提供色情服务,而他们在网站上标注的几万到几万元的服务价格都是一个人的费用。 - 时间交易。如果包括一夜或一天,则成本要高得多。所谓的“伴游”一般是在酒店进行,也有个别伴游提供性交易场所。

网上“女大学生”的假照片

有的三姐为了展示自己的身份,会在网站上自我介绍为大学生,也有的自称是白领、模特等。

根据某陪读网站上的陪读信息,记者联系到了一名自称在北京上大学的女生。女孩说押金一次3000元,她直接把记者请到了北三环附近的出租屋。

记者看到了女伴游,但她的容貌与网上发布的照片​​并不一致。女孩说,她利用业余时间做伴游,主要是想挣钱交学费,养家糊口。记者要求核实她的学生身份,但她没有向记者出示学生证。

记者通过三陪网站联系到了成都一名自称白领的女孩。当他们见面时,记者看到她留在网上的照片不是她自己。她自称白天上班,晚上“兼职”。

据网上说其实是一个色情交易平台

除了自称是学生和白领,记者还看到了一些自称模特和网红的女孩。他们以拥有一个拥有众多粉丝的微博帐户而自豪。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微博上。他们穿着暴露的衣服,挠着头,摆姿势拍照。

曾侦破此类网络卖淫案件的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孙警官表示,这些想增加身价的女孩会花钱在网上打包。事实上,她们中的大多数是普通的失业女孩。其中,一些妓女为了美化自己的形象,会去韩国整容。 “收拾好自己,身价自然就上去了,收入自然也就高了。”孙警官说,有的妓女一天能挣2万到3万元。

要找到三陪女,你必须先浏览网站。该网站已经注册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女孩的信息,但如果客户想查看女孩的联系方式,他必须先成为该网站的VIP会员。每年的会员费是几百到几千元不等。加入会议的客户可以选择与自己保留联系方式的女孩见面。伴游不仅要向每位客户收取数十万元的会费,而且还通过直接介绍女孩获得1000元的介绍费。伴游网站已成为色情交易平台。

年轻女伴不知道她在违法

在一个三陪网站上,记者看到了一位要价较低的三陪女郎。她自称只有16岁。她加入网站是为了赚钱和自己租房子。

当记者问她这种“交友方式”是什么意思时,她回答说:“不就是出卖身体吗?”记者在北京市海淀区一小区门口看。看样子,这个人还不到十六岁。一岁的女孩。

记者发现,一些年轻、经验不足的三陪女郎毫无戒心,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否违法。

色情通过互联网传播

记者调查发现,有的“嫖客”并不是自己从事色情活动,而是介绍他人从事色情活动。他们在圈内被称为经纪人。

在这些经纪人的微信朋友圈里,有大量曝光的女生照片,还有身高测量的简单介绍。女生大致分为学生、白领、模特等,顾客可以随意选择,一次性交易的费用多在5000-10000元。

在这种新型网络卖淫迅速蔓延的同时,一些色情服务机构也开始采用网络营销模式,聘请了一批网络销售人员。他们每天通过群聊、QQ和微信朋友圈的形式成都兼职伴游,传播小姐姐的信息。如实体店地址、环境、联系电话、当日女士出勤表等。

为了不被发现成都兼职伴游,聊天群里也有一些聊天规则,尽量避免敏感词,一些色情服务词汇用拼音代替。如今,由三陪网络和聊天群组成的卖淫网络,已经在全国多个城市实现了网络覆盖,一些女孩既卖淫又充当经纪人。这使得色情交易可以加速它们在互联网上的传播。

相关文章

童年记忆动画片“大头儿子”被起诉至法院

童年记忆动画片“大头儿子”被起诉至法院

童年记忆卡通《大头儿子》被制作成娃娃在店内销售,卖家和授权他人生产、销售娃娃的卖家被诉至法院。该案涉及《大头儿子》不同时期的人物作品。内容和所有权问题。 2018年11月23日上午,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...

发表评论   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